位置:笔趣阁 > 儒雅随和小书生免费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辰时一刻

第六十四章:辰时一刻

    第二天一早,天边刚刚浮起一抹鱼肚白。

    陈启昨晚睡得挺早,所以精神很充沛,在院子里打起了“禽戏”。

    “大侄子,再来检查一遍嘛!”

    “小姑父,你饶了我吧!

    你让我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你已经背了十几遍了,已经很熟练了,我求你了!”

    刘二叔和杨彦峰的声音从厢房中传出。

    两个声音截然不同,刘二叔的声音带着愉悦激昂,而杨彦峰的声音则尽是疲倦与哀求。

    听这意思,像是两人昨晚根本就没睡。

    不一会儿,厢房中又传来刘二叔铿锵有力的声音。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鹰犬卫的各位同袍,大家早上好。

    首先,我代表……”

    还真是精力充沛呢……

    一柱香的功夫,陈启已然收功。

    陈启没有出声,直接推门进了刘二叔所在的厢房。

    映入眼帘的是正慷慨激昂的刘二叔和像是被榨干了的杨彦峰。

    刘二叔根本看不出一丝困意,整个人都处在一种亢奋的状态,像是发了情的公牛。

    另一边已经困得摇摇欲坠的杨彦峰,顶着一双大大的黑眼圈,强撑着没有睡去。

    只是杨彦峰不停打架的眼皮,诉说着他到底有多困。

    “启哥儿!”

    “大哥!”

    刘二叔跟杨彦峰见了陈启,都激动的像是魔怔了一般。

    刘二叔是因为陈启给他带来了释放话唠天性的机会,心生感激。

    而杨彦峰,则纯粹是因为来了救星!

    他从未感觉陈启是这么可爱,一入厢房深似海,从此睡觉是路人!

    天知道杨彦峰这一晚上经历了什么,只知道谁在跟他提“尊敬的各位领导”他跟谁急!

    杨彦峰像离弦的箭一般,冲向了陈启,眼里飙出一串晶莹的泪花!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话唠痛的深沉!

    “大哥!

    救命!”

    陈启看着杨彦峰这副模样,也不禁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他早就知道会如此,所以才没有亲自来教。

    “好了,也差不多该出发了。”

    杨彦峰闻言松了一口气,还好天亮了……

    刘二叔虽然还意犹未尽,但也知道不能耽搁,也停下了背诵。

    随便梳洗了一下,三人驾着马车出了门。

    依旧是刘二叔的那匹看似虚弱的老马,一路上在陈启的极力要求下,刘二叔一路上一言未发。

    三人在车上匆匆吃了点东西,算是早饭。

    因为是清晨,路上没什么人,马车的速度比昨天快了些许。

    不到一个时辰,陈启带着亢奋的刘二叔和顶着黑眼圈的杨彦峰就来到了东城门。

    “陈大人!

    您来了!

    您里边请,大人请!”

    陈启刚下马车,城楼上就呼啦啦下来一群人。

    正是昨日被陈启打地满地爬的鹰犬卫众人。

    开口说话得正是朱三八,这小子一脸谄媚,丝毫不在意别人眼光。

    “消息都通知到了?”

    “通知到了,卑下一个一个去通知,就连营里做饭的老李都通知到了。

    牛百夫长,一会就到。”

    “做的还不错。”

    “谢大人夸奖,这是卑下该做的!”

    陈启满意的往城外走去,他没有上城楼,直接到了城外搭的高台上。

    距离辰时还有一刻,索性就在这里等。

    “对了,把牌子给我。”

    上了高台,陈启把手伸到了朱三八面前。

    既然通知到了,校尉铜牌自然是要物归原主。

    “这……大人……”

    朱三八言语犹豫,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别吞吞吐吐的!”

    陈启极其不喜欢朱三八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出声训斥。

    “扑通!”

    朱三八被陈启的训斥吓得直接跪倒在地,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

    “大大大人,您的牌子,被……被百夫长刀疤夺去了。

    刀疤在鹰犬卫位高权重,卑下……卑下实在无能为力!”

    其实他说的倒也是实情,作为百夫长,刀疤确实不是他朱三八能够抗衡的。

    “刀疤?”

    陈启还是第一次听说还有人叫这种名字,听起来就像是后世的小混混。

    大毛哥?

    大飞哥?

    “刀疤是鹰犬卫的三个百夫长之一,他的话卑下实在是不敢不从。”

    朱三八此时心里已经把那刀疤骂了个狗血淋头。

    抢铜牌!

    抢你爷爷的鬼啊!

    你是抢了,爷爷倒是背了锅!

    陈启也没有太过苛责,抢了就抢了,反而更好。

    他发难总该有理由,抢夺上官印信,这罪名倒也足够了。

    “鹰犬卫的人怎么还没来?”

    眼看就要到了辰时,东城门外还是空无一人。

    “大人,卑下确实通知到了。只是……其他两位百夫长似乎……”

    见陈启脸色不好看,朱三八也有些心惊胆战,想起昨日陈启的狠辣,说话都带着些哭腔了。

    忽然,远处传来喧嚣,当头一人正是昨日的被陈启打得满地找牙的牛温。

    此时的牛温早已没有了昨日威风凛凛的气势。

    整张脸大了一圈,看起来极不匀称。

    他身后跟着几十人,想必是他麾下的兵卒。

    “鹰犬卫百夫长牛温,奉陈校尉之命,前来报到。”

    牛温还隔着老远就看到了早已等候的陈启,赶紧一路小跑了上来。

    他可是知道了陈启的厉害,昨天只用了一拳,就把他揍翻在地,不省人事。

    刀疤和刘类二人还以为他牛温是个孬种,殊不知实在是陈启拳头太硬。

    如今陈启表明身份,更是位居鹰犬卫校尉,正是几人顶头上司。

    殊不知县官不如现管?

    此时还不赶快前来,真以为背后的世家们会为他们撑腰?

    “牛百夫长?

    脸上的伤如何了?”

    陈启的声音淡淡响起,惹得牛温一阵牙疼。

    脸都肿成个球了,这不明摆着的吗?

    “大人厚爱,卑下此等小伤,大人不必挂念。

    倒是卑下昨日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还望大人恕罪。”

    牛温哪里敢说自己都要恨死他了,形势比人强,挨了打也只能�`着脸道歉。

    “既然无碍我也就放心了,昨天的事就过去吧。

    今天你能在辰时之前来,我也懒得计较,让你的人在底下站好。”

    陈启摆了摆手,像是真的完全不在乎。

    牛温此时倒也不敢怠慢,连忙让自己手下那一百人分队排列。

    虽然都是些街头混混组成的队伍,但明显接受过简单的训练。

    刀疤和刘类不来,这陈校尉像是丝毫不在意,难道是他猜错了?

    这陈校尉不是陛下派来整治鹰犬卫的?

    “感谢你自己吧。

    今日你若不来,明年的此时就是你的忌日。

    给你个立功的机会,待会刀疤和刘类来了,你派人拖住他们的人。

    虽然杀起来也不费什么力气,但毕竟是军中,杀的多了也不好交代。”

    牛温正想着,忽然听到陈启森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牛温不由大惊,陈启明明还在高台上!

    他看向陈启,只见远处高台上的陈启正微笑着点头,示意牛温刚才没有听错!

    这是什么神仙手段!

    隔空传音?!

    还有,这陈校尉真的要对刀疤和刘类下手?

    他难道不知道这二人背后站着世家吗?

    陈启没有继续说下去,让这牛胖子迷惑下去吧。

    因为……

    辰时一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