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笔趣阁 > 医路坦途免费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但求无愧于心(大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但求无愧于心(大章)



    手术结束,众位专家配合着张凡终于完完全全的把伤员的异体皮肤给移植结束了。

    虽然这些专家相对于张凡来说手底下慢了很多,也没张凡来的熟练,没张凡想的通透。

    但经过张凡的点拨后,他们从刚开始的各种慢,一点一点的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得心应手。

    这一下手术相比张凡一个人来做的话又快了很多。

    也幸亏今天来了很多的专家,不然,如此大的手术,想都不用多想,靠张凡和茶素的医生,张凡他们就得用纸尿裤了。

    说实话,张凡从小到大还没用过纸尿裤,不过,用这个玩意也没什么可期待的,张凡肯定也不想用。

    下了手术,武警战士被包裹的如同木乃伊一样,就漏出眼睛,漏出嘴巴,然后连小xx都被包裹在绷带里面,只有尿管从缝隙中露了出来。

    这种情景,在星爷年轻时候的电影中经常出现。拄着拐杖,然后只露个脸蛋的配角,一瘸一拐的走来走去的。

    电影中可以这样演,但现实中就不行了,特别是烫伤的伤员,哪里还敢走,哪里还能走。

    为了不让患者新移植的皮肤出现摩擦坏死,在患者的腋窝下、腘窝下、肘部、全部垫上了厚厚的海绵垫子,而且伤员的身体下面,直接就是一个气垫床。

    就这样,还不能保证移植皮肤的安全愈合,尤其是在手术后的24小时内,ICU的护士每十五分钟给伤员换个体位,每十五分钟给伤员换个体位。

    真的,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们,抬着百十来斤的汉子,一晚上下来,憔悴的就像一夜老了十岁一样。

    张凡下了手术,连下医嘱都顾不上了,“古力主任,快帮我下个医嘱!”

    说完,张凡头都不回的朝着卫生间跑,30x、水潭子的主任们,有一个算一个,都紧跟着张凡朝着卫生间跑。

    相对于男医生来说,女医生就好了很多,除了孕期的女性,在其他时间段里,女性憋尿的程度绝对是吊打男性的。

    所以很多人夏天喝啤酒的时候爱和女性较劲,谁先尿尿谁先输,说实话,人家再憋也没啥大事,最多来个膀胱麻痹罢了。

    而老爷们就不行了,憋久了,膀胱麻痹不麻痹不好说,前列腺绝对会造反,然后尿憋的要死,可排的时候却成了滴答、滴答、滴滴答,死的心都用,所以别憋尿!

    几个大老爷们急死忙活的朝着卫生间跑,首都烧伤科的女主任为了避免尴尬第一时间没去,而是站在古力身后看古力下医嘱。

    虽然人家是儿科医院的烫伤科主任,别说是首都了,就算是华国北方,人家在烫伤领域还是很厉害的,毕竟烫伤的人群大多数都是小孩子。

    “把乳酸林格氏液加大一点,蛋白的量减小一点。”她看着古力的医嘱,皱了皱眉头,然后出声说话。

    “哦,伤员的蛋白有点低,现在不补充的话,是不是会出现大面积的水肿?”

    古力转头看了看这位主任,然后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随着手术的结束,茶素内外科的医生们,当听到这位专家指点古力的时候,大家慢慢的凑了过来。

    这等于是人家首都王主任再手术查房呢,好学的人肯定不会放过,当然了也有混卷子的,凑在人群里听的迷迷糊糊的。

    “按照常规来说,你这种医嘱是最合适的,但患者损伤过大,而且他是年轻的战士,肌肉肯定很发达,所以现在就算你给患者两倍的液体量,也无法弥补他的体液流失。

    这种一出一进之间,液体差无形中就增大了许多倍,而现在如果再输入大量蛋白,血浆渗透压直接就会出现高渗现象。

    一旦出现高渗现在,患者又处于昏迷状态,你说接下来会出现什么问题?”

    首都烧伤科的女主任姓王,这个时候这位王主任如同在她们医院查房一样,不光问古力,还转头看向了其他医生。

    人家已经点透了机制,要是还说不上来,那就有点过分了。

    不过医生中的一些主任都有点矜持,他们在等待,如果没年轻人出来,他们绝对会回答的,毕竟欧阳也在。

    这个时候其他们也在考察,看看那个年轻人的基础扎实。

    “高渗透会诱导出现肾衰竭!”

    内分泌的王红,还有心内的那朵,还有好几个内科年轻医生,在王主任问出后的第一时间,就回答了出来。

    “嗯!所以,现在没有必要非要补充蛋白,保证患者的体液量是我们目前最重要的要求!

    就算蛋白补充上去,能怎么样呢,患者如此大的损伤,该水肿还是水肿。

    医院看来对年轻医生的学习抓的很紧啊,不错,继续努力!”

    王主任解释完了以后,对着欧阳点了点头,这也算是对欧阳的认可了。

    老太太高兴的,真的,外科,如今的茶素外科,老太太都有了免疫力了,而现在,内科能得到首都专家的认可,她嘴都合不拢了。

    看着张凡他们从容的出来以后,王主任对着众人说了一声抱歉后,赶紧去了卫生间。

    欧阳看着王主任的背影,转头对医务处主任轻声的嘱咐了几句,然后,医务处的主任点着头的离开了手术室的休息室。

    张凡他们几个男医生,一边走,一边聊。

    “张院,比如现在这种材料,当使用面积过大的时候,如果出现点状或者斑块状坏死怎么办。

    它毕竟还是异体移植,往往在很多时候,当血管,神经还未衍生过去的时候,感染细菌已经侵蚀了,用药效果也不好。”

    水潭子的烧伤科主任问着自己当初遇到的难题。

    他自认自己的手术,是做的没张凡好,但应该也没有差到太多吧。

    可每一次的手术,当手术面积稍微一旦,患者的异体移植,就出现点状感染坏死。

    点状坏死,一般人见过的不多,这玩意怎么一会事情呢。

    就是比如一个手掌,移植了皮肤,然后等几天愈合期过后,解开敷料包扎的时候,结果一看,患者手心中一块银币大的坏死,这种坏死很麻烦。

    简单说一下,就如一个馒头,大白馒头,放了几天,拿出来一看,乖乖,上面长了霉斑。

    并不是全部有,而是点状的,这个时候,你就很犹豫,扔了?还是摘捡摘捡后吃了?

    还有,就是吃水果,一口咬下去,结果发现有一部分坏了,但面积不大,扔了怪可惜。

    然后,秉承着华国老祖先的优良传统,挑挑拣拣的把这个馒头或者水果给吃了。

    这玩意,怎么说呢,这种发霉变质的食物,不管你如何挑拣其实已经含有大量的各种变质因子在里面了。

    如果没有必要,还是扔了,这玩意,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坏处,可长久下来,蓄积在身体内的变质因子,就是癌变得由头,跑都跑不掉的。

    而皮肤移植也差不多,一旦出现坏死,控制住了,等皮肤愈合长好后,这地方就是个很大的一个挛缩瘢痕。

    如果控制不好,这地方就是感染源头,用药因为血管没有衍生的缘故,效果格外不好。

    这种情况,不想二次手术,只有天天清创,怎么清创。

    就如三国中华佗给老关刮骨疗伤一样,这个时候的清创,超级的残忍。

    一把剪子,一把刀,碘伏,纱布,生理盐水是必备。然后,先用剪子剪掉坏死的边缘,然后用手术刀,在伤口边缘上,就如给小孩子挖苹果泥一样。

    这里主意,这种清创没有一点点止痛或者麻醉药物的使用!

    一点一点的用锋利的刀子把坏死的组织给刮掉,这种清理,必须要见到新鲜的组织,必须见到新鲜的血液流出才能罢手。

    天天一次,有的甚至能持续一年左右,真的,超级残忍,清创的时候,必须有四五个人压着患者才能完成。

    就如杀猪一样,患者疼的是撕心裂肺,什么钢铁烈汉,在这种治疗面前,没有一个不是哭的鼻涕憨水的。

    一天一杀,很多患者无法接受,无法坚持,只能选择二次手术,如果一旦二次手术再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只能从头再来一遍。

    张凡略一思考后说道:“手术如果无法达到预期的保障,那么只能网状制皮了。”

    “张院,你一般会选择网状植皮吗?”

    这个时候30x的主任也好奇的问了一句,水潭子主任问的这个问题,他也遇到过,很是头疼。

    “哦,我很少选择网状植皮,一般情况下,我做的手术,不会出现坏死!”

    张凡说的是实话,真的,一点都没有吹牛。

    可是,几位专家,直接愣在了原地,如同冷风吹过一样,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冷颤。

    “辛苦了,各位辛苦!请大家稍事休息后,咱们就去进餐,你们的到来,我们茶素医院上上下下倍感荣幸啊!”

    欧阳一脸狼外婆的笑容,看着几个专家就如同在看到嘴的小羊羔一样。

    几位专家,对着欧阳点了点了头,至于吃饭什么的都不重要。

    “张院,你是怎么保证,如何才能不会出现这种点状坏死。”30X主任是个急性子,他急迫的问道。

    “首先……”张凡要说的时候。

    欧阳说话了,“哎呀,张院,你不饿,别人不饿啊,先吃饭,吃完了,你专门给医院医生开堂课,顺便让首都的专家也给大家上台讲讲!”

    欧阳都不用对着张凡挤眼睛,这就两人的默契,对于这种默契,欧阳很是自得,她觉得张凡就是她一手带起来的。

    而至于任丽就没这种默契了,所以欧阳觉得任丽没开心眼。

    张凡一听,就知道欧阳要干嘛,立马说道:“院长这么一说,我还真的饿了,嗨,不好意思啊,各位主任,怠慢了,怠慢了啊。先吃饭,先吃饭。”

    没办法,人家都这样说了,几个人就算心里着急的喵喵喵也得先吃饭。

    就在这个时候,医务处的干事,已经在医院最大的会议室开始布置起来了。

    “欢迎首都专家来我们院指导工作!”头大的字符已经悬挂在会议室的上方了。

    然后各个铭牌全部放好了。烧伤科很特殊,没有病号的时候,医生们闲的打屁搓蛋,忙的时候,鬼都追不到。

    所以也不适用于上门诊,最好就是让各位专家给医院的医生们开课,讲讲他们的心得。

    这种级别的专家,开口讲课,如果不是在大学的话,一般想邀请一下,很难,而且张凡这次算是把北方烧伤的大拿一锅端了,欧阳要是能放过他们,就不叫欧阳了。

    欧阳和张凡还有任丽和一些医院的主任,热情的招呼着首都的专家出了手术室,虽然,这次张凡是主刀,但人家伸手支援,如何的尊敬都不为过。

    当他们走出手术室,结果,众人说不出话了,特别是首都来的专家,原本心里猫爪猫咬的想和张凡多聊聊,可一看现在外面的这个情景,一下子,心里堵的严严实实的,嘴都开始哆嗦了。

    手术室外的通道口里,全是武警,清一色的武警整整齐齐的站了两排,就如等待阅兵的样子一样。

    严肃,肃静。虽然,他们当中,很多士兵包扎着纱布,悬吊着胳膊,甚至还有坐着轮椅的。

    身上的衣服,更是烟熏火燎一样,破烂不堪,但,他们的神情是严肃的,军姿是标准的,他们现在的戎装是最漂亮的最夺目的。

    “全体都有,向我们的医生同志们,敬礼!”

    歘!

    歘!

    歘!

    “哎呀,这个干什么啊,这是干什么啊,他们有的都是带伤的,赶紧放下来,赶紧放下来。”欧阳一边说一边想上前阻止。

    但是,看着眼中含泪的战士们,欧阳走不动了,真的,一个个望过去,青涩的面孔上,还带着烫伤的痕迹,微微中还有疼痛的肌肉抽搐,她心疼,看的老太太心里一股股的心疼。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说着话,张凡带头,给这些年轻的战士轻轻的鞠躬了。

    然后,身边的医生们全部都有,他们脸上带着口罩的印记,原本疲劳的神情,这个时候,是那么的肃穆。

    统一还礼。

    军与民的相互敬礼!

    手术室外的患者家属,也静悄悄的望着这些特殊的人群。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他们都是合格的,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没有让华国老百姓失望。

    也不知道谁带头,手术室外的家属们,不约而同的鼓起来掌声。

    “好样的!”

    这一下,不行了,手术室内还有医生在做手术。欧阳红着眼睛赶紧维持现场秩序了。

    ……

    在茶素医院的食堂里,一帮医生坐在一张桌子上。虽然是食堂,但是欧阳知道这里厨子的水平,食物全是从外面打包送来的。

    “时间紧急,大家随便垫补点,等明天伤员清醒过来以后,我们再好好犒劳一下各位专家。”

    医务处的主任忙着开始分餐。

    各大城市都有各自的快捷而美味的食物,扬州的炒饭,三川的小面,汉口的热干面,兰市的牛肉面。味道各有各的特色。

    当然了,来边疆,快捷食物就是包子抓饭了,最出名的就是烤包子和薄皮包子了。

    虽然馅是相同的,但因为制作方式不同,味道也是不同。

    薄皮包子,用的面皮和饺子皮相似,就一个字薄,这个皮必须要能透光。

    馅要肥,精羊肉占80%,然后掺杂进10%的羊尾巴上的肥肉,再放点皮牙子,接着再加进去大量的水。

    这个馅料如同稀泥的手,就说明馅料够肥,够水。包的时候也相当的讲究。

    厨师的手底下一定要快,不然这种汤汤水水的馅料绝对能让手慢的人弄成片儿汤。

    包好的包子上大锅蒸,锅越大,受热越均匀,包子越好。

    当包子皮发亮,馅料中的水分慢慢把包子皮浸润成肉汤色的时候,包子就熟了。

    这种包子,配上特别熬制的干抓饭,乖乖,那个味道,真的美极了。

    一口包子,肥肉的香味,汤的美味,瘦肉的劲道,直接在口里爆炸了。

    然后再吃一口这种特别少油颗颗分离的抓饭,茶素米的香味,混合着红萝卜的香甜,皮牙子的回甘!

    乖乖,特别是饿肚子的人,这种饭食,一盘子下去,真的,又是美味,又是解馋,还能让胃部美美的感受一下食物带来的充实感,太美了。

    “来,尝一尝,茶素薄皮包子,这个和南方的汤包有异曲同工之妙,来王主任尝一尝。”

    张凡和欧阳不停的招呼着几位专家。

    “额,还要待一天啊!”几个专家相互看了看,苦笑着摇了摇头。

    老李这次直接是意外之喜,以前的时候,他带着他的博士学生们和张凡一起做实验。

    除了张凡的手术,其他人的成功几率太低了,后来,老李也找了好多人,都不怎么样,没有达到他心里的预期。

    他心里也苦恼,本来很好的材料,怎么就不好使呢?

    结果这次来,他真的高兴了,这些专家,在使用这种新式材料的时候,有各种问题,这次一来,全让张凡给点透了。

    这一下子,等于就多了很多很多能使用这种材料的手术医生了,还是华国专家级别的医生。

    现在,欧阳别说让他待一天了,待十天,他都愿意。他巴不得欧阳把这些专家和张凡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