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笔趣阁 > 异常魔兽见闻录免费在线阅读 > 第734章 鬼火一响

第734章 鬼火一响

    即使在艾泽拉斯,战争引领技术进步也是客观存在的真理。

    八百年前与巨魔的战争,人类获得了魔法。

    二十年前与兽人的战争,人类获得了跟有效更快捷跟方便杀戮的魔法。

    一切为了打仗……

    卡德加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这个衰老的少年在传送法术实用化方面的贡献,至今无人能出其右。

    可惜世间已无卡德加。

    攻打敦霍尔德城堡时,卡洛斯手里有五万人,追击萨尔,激战阿拉希,卡洛斯又从国内调集了两万军队。

    当七万职业军队陷在阿拉希时,哪怕是奥特兰克这个军事国家,也显得兵力空虚。

    部队撒出去容易,想收回来就没有那么容易。

    哪怕卡洛斯不想打了,但是兽人相信吗?

    一但卡洛斯收拢兵力回撤,萨尔立刻就会组织人手反攻。

    所以不对兽人主力进行一次沉重的打击,卡洛斯根本没办法把兵力收回来。

    然而时间不等人,阿尔萨斯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返回洛丹伦。

    虽然站在卡洛斯的视角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他已经成为了死亡骑士,但是挣脱思想桎梏的卡洛斯就是觉得,自己的小舅子已经不一样了。

    从心智罗网中挣脱出来的卡洛斯再一次用他那穿越者的小脑瓜思考那些不为人知的隐秘记忆,思考为什么必须要有一个巫妖王时,得出的结论是FTNDP。

    纵然亡灵天灾的爆发能够再一次凝聚人心,在灾难面前已经摇摇欲坠的联盟可以再一次团结在一起。

    但是。

    随便预估一下,那沉重的代价又有谁负担得起。

    假设,阿尔萨斯真的已经成为了耐奥祖的傀儡,成为了死亡骑士。

    那么,他会怎么做?

    卡洛斯换位思考后觉得,如果我是拔了霜之哀伤的阿尔萨斯,会从洛丹伦下手。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世界已经不同,盲目的信任脑子里预见性的记忆,只会自取灭亡。

    没有斯坦索姆的伦理煎熬,没有经历那些苦难加身的痛苦抉择,是什么促使阿尔萨斯在光明的前景下选择成为死亡骑士……

    卡洛斯甚至不确定阿尔萨斯是否去了诺森德,是否已经遭遇不幸。

    但是如果警示是真的,那么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参杂其中。

    以这个为前提进行思考,在诅咒教派的行动被遏制住的前提下,阿尔萨斯如果真的成为了巫妖王耐奥祖的傀儡,那么他会怎么做?

    洛丹伦!

    作为人类最大规模的聚集地,洛丹伦城以及这座城市的周边地区,聚集着上百万的人类居民,这是米奈希尔家族统治王国的基础,是洛丹伦王国强盛国力的证明,也是人类最强最大的力量基础以及软肋。

    二十个斯坦索姆加起来,也比不上一个洛丹伦。

    耐奥祖不需要等待瘟疫蔓延,不需要缓慢的腐蚀联盟,如果得到了阿尔萨斯,巫妖王有一百种方法兴风作浪。

    这其中最简单最快捷最有效的就是直接感染洛丹伦。

    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的时日已经无多,阿尔萨斯距离成为整个王国的主人只差最后一步,谁又能想到这个拥有一切的男人会亲手毁灭他所拥有的一切。

    为所欲为。

    防不胜防。

    卡洛斯在想明白之后,突然觉得原本还很充裕的时间一下子不够用了。

    没有时间慢慢收拢部队了。

    没有时间跟萨尔耗在阿拉希地区了。

    甚至没有时间解释了。

    卡洛斯思前想后,才发现身边居然连一个可以托付的人都没有。

    几万大军撒了出去,统帅失联,这是要出大事的。

    他身边可以领军作战的将军不少,但是可以托付统帅职权的……

    没有。

    不仅仅是阿尔萨斯,卡洛斯也面临到两难的境地。

    一颗钉马蹄铁的钉子可以覆灭一个王国,卡洛斯的一个决定也是如此。

    虽然看起来此时形式大好,但是如果卡洛斯莽撞的离开,被萨尔绝地翻盘怎么办?

    失去了这只大军,不仅仅是名望的损失,卡洛斯也将失去对未来局势的主导权。

    不可不慎重。

    在犹豫之间,卡洛斯忽然有些明白了艾露恩的手段。

    局势如此,想要将萨尔和他的新部落摁死在阿拉希,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了。

    在冲破心智罗网后,说是理智回归也好,讲作恼羞成怒也罢,卡洛斯不是没有考虑过将“救世主”萨尔同学给弄死,把部落最后的死硬派给全部挂上十字架,然后接手奴化兽人这件事儿。

    但是没戏了。

    两害相权取其轻,阿尔萨斯即将回归这个信息,是足以改变局势天平的一枚砝码。

    卡洛斯只能在萨尔与阿尔萨斯之间选择一边,不能唱狐狸精,也不能梭边边。

    最终,一个计划渐渐在卡洛斯的脑海中成型。

    “奥格瑞姆的遗体缝合好了吗?”

    “是的,陛下,遵照您的命令,已经完成了,给予了它部落大酋长应有的体面。”

    卡洛斯满意的点了点头。

    “诸位,夏收的时间快到了,我准备带着奥格瑞姆的遗体去一趟洛丹伦,你们认为如何?”

    春耕秋收,这是常理,但是也不是定律,有些越冬的作物,收获期就在夏天。

    卡洛斯弯弯绕绕的言辞,令在场的将军们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相互之间陷入了眼神交流的状态。

    但是很快,就有脑子转得快的反应过来。

    因为这场镇压兽人的战争,以及南方大面积的灾害,粮食吃紧,奥特兰克出动如此多的军队,一半以上的给养实际上是由洛丹伦王国,是由米奈希尔家族提供的。

    夏粮要来了,那么秋收呢,那么咱们奥特兰克人出工出力该有的好处呢?

    国王陛下为什么要把兽人头子身首异处的尸体缝合起来,还要防腐安置,又为什么要去洛丹伦呢?

    人心,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也不全然恶堕。

    如果卡洛斯告诉自己的军队,我要去洛丹伦拯救世界,指不定奥特兰克人会产生什么想法搞什么幺蛾子。

    但是当卡洛斯暗示他们这场战争的“真谛”后,大家反而没有了杂念。

    甚至卡洛斯都不需要考虑接替自己的统帅问题。

    “现任防区负责人和巡逻职责不变,在我回来前维持现况,尤其是萨尔多大桥的防卫。”

    “遵命。”

    卡洛斯的潜台词说的够清楚了,没捞着好处前,不和兽人决战,自然也就不需要一位统领全局的统帅,大家各自干好手底下那点活儿就行了。

    于是,在重新调配好防区后,卡洛斯大摇大摆的领着鲜衣怒马的卫队,用八匹骏马拖拽的彩车将奥格瑞姆的棺椁放在上面北上了。

    整整一天,卡洛斯的卫队只走了五十里路,按照这个速度,至少要两个月才能抵达洛丹伦。

    卡洛斯的做派令手下人和激流堡的观望者们都明白了他的心思。

    虽然免不了被明眼人啐一口骂一声狗咬狗,却也波澜不惊。

    只是当天夜里,一道身影离开宿营地,穿过三十多里宽的灌木林区,与早已准备妥当的接引者汇合。

    “都准备好了吗?”

    “是的,陛下,每两百里,都有备用的马匹供您换乘。”

    “那么出发吧。”

    卡洛斯掏出水袋灌了一口甘甜的清水,然后毅然决然的出发北上。

    同样的夜,萨尔听着同胞们的争论,也端起木头杯子喝了口从岩石地缝里渗出过滤后还是充满苦涩味感的水,忍不住咂了咂嘴。

    “必须冲破人类的防线,继续向西边撤退,只会是死路一条。”

    萨尔暗自也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