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笔趣阁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免费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为什么我打游戏老是能碰到残疾人?

第一百零一章 为什么我打游戏老是能碰到残疾人?

    “呀…那可真是不得了啊…”

    夏悯呲了呲牙:“难不成哪位师傅是被灭口了吗…”

    “不会吧…那么多人呢当时,为什么就灭他一个人的口啊…”

    司机好像也被这个说法给惊住了,或许内心已经开始考虑可能性,但是嘴上还是说着应该不会吧这样的话。

    “毕竟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怎么会到现在才灭口,你说是吧?”

    夏悯点点头,还要开口,司机却突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哎…快到了…”

    “这么快?”夏悯眨了眨眼,之前导航上明明说得有将近五十分钟路程来的,这才二十分钟吧。

    “不是到北怀湖,是要到隧道了。”

    夏悯恍然大悟:“就是陈师傅失踪的那个?”

    “没错。”司机的语气明显有些沉重。

    夏悯看出了司机的强自镇定,拍了拍司机的肩膀:“放心吧,咱们总不会撞鬼吧?”

    “唉哟你可别瞎说啊,这种地方…大晚上的…”

    “那你晚上不来不就行了吗?”

    “不是你非要来吗!?”

    呼——

    出租车驶进了隧道,两人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司机把所有车窗全部摇上,霎时间那呼啸的风声便消失在了两人的耳边。

    夏悯缓缓靠上后座的靠背,脑袋偏向窗外,观察着隧道。

    可能是因为隧道很长,山体很高的缘故,隧道修建得十分瓷实,就算是夏悯这个门外汉,也能明显地感觉到这条隧道的规格应该不会低。

    隧道每边每隔十米就有一盏镶嵌在墙体里的隧道灯,整条隧道也都被盖上一层橙黄色的光芒,视野方面看上去和一般的隧道没有太大区别。

    夏悯努力地想要找出一些看上去不同寻常的地方,可惜最终还是没有找到。

    “咦?”

    司机突然轻咦了一声。

    “怎么了?”夏悯转过头来问道。

    “好像不太对劲啊,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开了很久了还没有到出口?”

    司机看着计价器上的时间,疑惑地问。

    夏悯挠挠头:“发现了,我以为你想多收我钱,想着大半夜叫你来挺不好意思的,就没说话。”

    “喂,老弟,这隧道就特么一条道,我多收你钱的话去哪里绕道啊?”

    司机一脸蛋疼,心说这人是不是不太正常:“我走过这条道,五分钟左右就能走完全程,这都快十分钟了,还没到出口,不对劲,真的不对劲。”

    夏悯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司机欲哭无泪:“然后肯定是出问题了啊,速度正常,时间正常,你告诉我,总不可能是隧道便长了吧?”

    “按道理来说是不会,但是师傅你有没有考虑过量子力学?”夏悯故作沉思状,认真地问道。

    “量子力学?我**你个**!”司机气急败坏,此时已经顾不得交通规则,直接把车停到了隧道中间,掏出电话准备求助。

    “我操,没有信号啊!”司机无力地把手机扔到副驾驶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其实倒不是夏悯非要说烂话,只是他已经发现了原因,并且已经看到了那个引起这场变故的罪魁祸首。

    “信不信号的倒是无所谓,师傅你抬头看看。”

    夏悯把脑袋从后排探到前排,眯着眼睛看向前面。

    而司机听到他的话后抬头,这一看便吓了个半死。

    面前竟然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直直得朝着出租车走来。

    说是走其实有些不太贴切,正常人走路会有轻微的顿挫起伏,而她走路,一点停顿都没有,像是平移一般,完全按照固定的速度在移动,更像是在飘。

    夏悯的目光往地下一扫,便发现这个人连影子都没有。

    “师傅,这是要拼车?拼车的话钱能少点不?”

    夏悯乐呵呵地开口问道。

    “拼…拼什么车,你这人心怎么就这么大呢?”

    司机带着哭腔道:“那明明就是鬼啊,我们撞见鬼了啊,这可怎么办啊,我们会不会死啊?”

    “唉,此言差矣,哪有什么鬼嘛,连动物都不准成精,更不要说鬼了,师傅你的觉悟还有待提高啊,那我去跟她说说让她搭别的车吧。”

    夏悯拍拍司机的肩膀,一副教训的语气,说完便推开车门下了车。

    司机像看疯子似的看着夏悯,想要大喊阻止夏悯,却又怕惊动了前面的女鬼,只好压低声音,带着颤音用尖细的声音语无伦次:“你…你干什么,你疯了?你不要命了?快…快回来啊!我就说不来不来你非要我来,这可怎么办啊…”

    夏悯无奈地笑了笑,随手关上了车门,沈鹤鹏想要跟着夏悯,但是被夏悯拒绝了。

    因为夏悯也算是撞靈专业户了,他明显地可以感知出来,面前这个看起来有些吓人的靈就是个妹妹,他轻轻松松就能安排明白了。

    不过碍于司机就在旁边,不好做得太明显,毕竟他也不会洗脑。

    而司机就没有夏悯那么轻松了,他现在不仅慌的一匹,并且还怕得不行,当然如果他知道他的后座还有一只比前面那女鬼恐怖数十倍的鬼,估计能当场去世。

    司机眼睁睁地看着夏悯像一个要去赴死的战士,害怕的同时心中也升起一丝怜悯,但是一想到夏悯死后下一个就是自己,这怜悯又突然转化为绝望。

    “我现在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思担心别人…”

    司机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一人一靈,他想要亲眼见一见这女鬼要对夏悯做什么,因为这同样是他要面对的,他必须直视恐惧。

    夏悯和女鬼愈来愈近,他的心跳也愈来愈快,可是,他想象中女鬼把夏悯撕心裂肺挖心掏肝最后夏悯肝胆相照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反而是看到夏悯很轻松地走到了女鬼旁边,对她说了几句话,然后女鬼退了两步,点了点头,就走了。

    当夏悯回到车上时,司机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

    “怎…怎么了?”夏悯摸摸脸,有些奇怪。

    “就…就走了?”司机指着女鬼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

    “我就跟你说是拼车的,我说你有女性恐惧症不拉女客,她就很善解人意地走了。”

    夏悯耸耸肩:“顺便问了一下,她说出口离这里还有五百米,很快了。”

    在夏悯的催促和插科打诨下,司机再次发动了车,开向出口。

    当然,他在开出隧道口的一瞬间,并没有发现那衣衫褴褛的女鬼蹲坐在隧道口边上,身体竟然有些轻轻颤抖。

    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一上来先是问了些莫名其妙的话,问她出口还有多远,自己是不是被卖到山里的,然后就说了些很过分的话。

    “看你是个妹妹我也不说重话,你老实点给我爬,我现在有事情不想跟你玩,你最好找个地方蹲起来好好自闭,我这人心大,一日三餐没烦恼,你不走我把你放在锅里爆炒,加点葱加点蒜,简简单单给你做成一顿饭,你生前多大委屈我不管,现在你不服就去找物管,不要跟我在这装委屈,锤起你来我一点都不心虚。别哭!要哭别让我看着,自己找个地方蹲起来哭。姑娘家家不学好,大半夜还出来跑,穿得像是在思春,远远看还以为是蔡徐坤!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