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笔趣阁 > 温水煮三国免费在线阅读 > 第46章 世之名将

第46章 世之名将

    “可敢为先锋?”

    张抗板起张脸,厉声说道。

    打仗,不是儿戏,一个不察会死很多人的。

    “请州牧下令。”

    太史慈热血沸腾,大声应答。

    “你率两千精兵,去会会敌将管亥。不要轻敌......”

    张抗凑头向前,“我的要求是、只可生擒。至于怎么生擒、哈!你自己解决。去吧!”

    城楼下,一队队将士已蓄势待发。只等太史慈接令,自有亲卫传递下去。

    等太史慈下楼,张抗又盯上于禁,“你率三千军押后,附耳过来,某有面机。”

    于禁知道张抗的意思,赶紧上前。

    “不要贪功。让太史慈立点功劳,我好有借口留人。你懂的......”

    “主公放心。属下明白。”

    于禁霎那领悟。

    原来主公是看上此将了。

    “孔融,传令,点起两道烟柱。”

    张抗打开地图,放大局部区域。装备开挂啰!

    系统地图就这点好,会自动区别首于他的队伍。此时,离北海城十几里处,三拨绿点汇聚成的绿海正朝北海城靠近。

    如果单从地图上分析:

    周围一圈红点是围着北海城,而外围,不知谁围谁了。

    如今他拥有的、精心挑选出来的青壮将士已达五万多人,除了调配三千将士随荀攸与武安国去开发胶澳,其他三城各驻守一万。主城、也是他周围,必须是最多精兵无疑。

    有五万青壮、且武装齐全的精兵,打不赢十几万老弱病残,那他还是早早挂掉、要么死得干干净净,要么看能不能穿越回去算了。

    调配得当,张抗笑眯眯的瞅着糜竺,说道:“子仲,敢不敢随某出去砍杀一阵?”

    “但凭张青州吩咐,某誓必相随。”

    糜竺心里虽然诧异,但他岂是怕死之徒。

    事实上,他人高马大,自幼习得一身武艺,冲杀一阵小意思。

    “好。糜家果然好男儿。来人,给糜将军换上战甲。”

    张抗长身而起,先是装理一下身上的山文字甲。

    这套甲乃当日少帝所赐,甲重三四十斤,披在身上沉甸甸的。

    也不知是穿到这世界身体素质变好了?反正、为了安全,他常常披着甲与将士们一起训练。

    有多厉害不说,披着甲他也能跑个十里八里没问题......

    日前他把雁翎刀赐与武安国后,又找人以精铁打造了一把,刀带把长近一米,几乎把孔融私藏的红蓝宝石用光。刀又多厉害不知道,由刀鞘到刀刃刀把、以五光十色来形容真真错不了。

    这把刀的构造、形状,是张抗从资料里搜索出来的,大概类似唐刀,张抗直接就命名《唐刀》......

    必须的。

    刀太长,过重他也舞不动。

    不一会,手下把糜竺改造妥当,身披锁子甲,手提落英枪,倒有英姿飒爽那样子。

    张抗感觉有点惭愧。

    大家都是商人子弟出身,别人改改模样就成将军,自己外形到底像不像呢?

    他也不好意思问别人,这年头,铜镜照不清还不算,一般般就巴掌大小,他都很长时间没理会自己形象如何。

    出阵!

    张抗与糜竺在一千近卫团团包围下,随着五千前军后面开出城外。

    后面还有一万精兵,前面又有太史慈、于禁的队伍,根本就没一点点危险......

    一军统帅,其安全是重中之重,冒险贪功是不称职的。

    此时,敌军阵营。

    管亥紧盯着北海城,双方距离乃在一箭之外,即刻发起冲击是没必要的。

    万一敌人又缩回城里,他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攻城器械还在赶制之中,一时间他奈何不了孔融......

    此时,瞅着城里开出几拨三五千人的队伍,管亥心里只想笑一笑。

    几千人,只须他大军掩杀过去,直接湮没敌人。

    管亥不想过早冲杀,只带着上百亲军直接冲前。

    如此既可先取敌人先锋将军、以振士气,又不至于逼着敌人马上退回......

    张抗阵营,太史慈一见敌方冲过来的人不多,顿时气怒,也不答话,拍马先冲。

    两人一接触,瞬间连交锋几招,马才堪堪错身而过。

    太史慈总算明白、张抗不是忽悠他的。

    敌将其实了得。

    他这些年走南闯北,也很是会过不少将军,他基本轻松拿下。没想、不起眼的黄巾贼中竟有这等人物。

    马一绕过,两人发狠又冲过来......

    他却不知,管亥更是吃惊。

    整个黄巾百万之众,他无人能敌,没想在大汉算不起眼的北海城,竟藏有这等高手。

    野史:

    管亥能力抗关羽几十回合,凭这点便可跻身三国一流将领行列。

    认真来说,以武力值,关羽在三国从未尝败绩。

    那怕吕奉先,后世公认为三国第一战将,更在虎牢关力战三英。

    这里有个问题,吕布只是战三英,不等于他能打赢关羽.......

    两人回马,更是拼了命又斗上几十回合。

    管亥是想在十几万手下面前争得士气,而且、他更明白,像这等战将,北海城不可能再有,拼下此将,此城可破。

    而太史慈也不得不拼命啊!

    首战。还是夸下海口,拿不下此人,他又何敢再自认世之名将?

    两人再度错过,太史慈不再回马,拍马往城外溃退。

    管亥大喝一声,“哪里走!”

    敌将没战溃的迹象。这点,他常年打仗的人,岂会分不清?

    只是他艺高人胆大,明知敌将太史慈有诈,但太史慈并不是往自己阵内跑,他追过去又如何。

    太史慈等敌将进入射程,转身搭弓。

    谁也想不到,太史慈的弓箭大法要比他的枪法更胜出一筹。

    这可是太史慈记载入历史的能力。

    而他昨晚想了整晚,今天又给张抗下了命令。

    本来他觉得无所谓,要生擒又如何,只须几枪的事......

    结果一交锋他瞬间感觉不好了。

    要说拼死相搏,大家都有机会。但要说把此人直接生擒,太史慈承认,他怂......

    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面对这等敌手,再一味想着生擒,一不小心自己都要栽进去。

    想来想去,他只能用这办法了。

    而且、还得后面于禁将军配合。他又没与于禁合作过,这也难啊!

    傻瓜都懂,如果他往自己阵营跑,敌将肯定不会跟上。

    如此只能往两军之间的空隙地带跑,那么、就看谁家的后续人马能抓住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