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笔趣阁 > 温水煮三国免费在线阅读 > 第45章 理由有三

第45章 理由有三

    “知道某为何不许可你带兵出战吗?”

    等太史慈与糜竺了解他的布局,张抗才慢悠悠的问一句。

    “愿闻其详?”

    从刚才张青州的解说中,太史慈知道其他三城另布有奇兵,北海之困明日当可解决。

    但这与他今日便带兵冲杀一战似乎是两码事吧?

    “理由有三。”

    张抗故作神秘,伸棍子往沙盘上讲解起来。

    “其一,为帅者,在有可行的办法前,绝不可以入手下将领先行冒险,去博取锦上添花的功劳。同理,而为将者,更不可以为一丝可有可无的战功而令手下士兵做无谓的牺牲。”

    “以某的策略为例,今日你出战,无论获得什么功劳,对明日的战局完全没有影响。换句话说,你带着将士出击,是白白送死。万一你失败,某更是折了一员大将......”

    张抗靠近太史慈,拍拍他的肩膀继续说道:“其二,你单兵出击,能获得的最大战果、无非就是打散敌人而已!而我的策略是要求全歼敌人。因你的冒失,可能导致明天无法扩大战果。”

    “最后一点,外面的敌人,或者昨天之前,他们当中,相当一部分还是老老实实、为生活讨两餐的百姓也罢。知道黄巾贼何以越打人数越多否?你俩想想,再答我......”

    “他们都是一个地方的吧?或者生计困难,吃不上食?”太史慈犹犹豫豫答上一句。

    张抗又把目光转向糜竺。

    他是有心想在两人面前表示出自己过人之处。

    其实也没什么难的。

    后世对各朝历史分析可谓详尽无比,随便拿点什么出来说说,要震惊他们应该很容易。

    “某认为、今年青州相当一部分地区遭遇灾害,土地失收,导致百姓生存艰难,不得不反。”

    糜竺理所当然的说着。

    对这些年黄巾贼如潮起潮落般作反,他也是做过研究的。

    虽不全面,亦不远矣!

    但凡百姓有口饭吃,谁愿意冒着砍头的罪名作反呢!

    “嗯!不错。你们说的都对。但有一点你们可能没意识到的:土地失收只是局部地区,生计困难也很正常。如此、每每一个地区作反,其越演越烈的真正原因,是他们如蝗虫般席卷过的区域,寸草不留。后果就是、本来还有口饭吃的地方,给他们抢过之后,不跟着反结果也是饿死。这也是黄巾贼何以经过的地区、相当一部分百姓都跟着作反的原因。”

    张抗稍微停顿一下,让他们考虑考虑。

    “所以,某不同意让太史将军出战的缘故,也是基于这般考虑。如果把他们打散了,等于把黄巾贼又分成几部分,最终可能由一股裹起数股流寇,再继续涂炭百姓。不得不说,在吸纳黄巾贼这方面,曹孟德的做法虽然大胆,而且与朝廷诸公的理念不符,但他收降流寇,无疑是正确的。”

    张抗一口气说出,顺便赞曹操一句。

    三国时期,朝廷各大员对反贼的手段异常残酷。

    降者必斩,从不给反贼以从良的机会。

    这也导致镇压过后,一些地区尸骨百里,渺无人烟......

    “这......这......”糜竺无语了。

    他是来搬救兵打曹贼的,结果倒好,张青州居然夸赞起敌人来。

    “知己知彼,所以百战百胜......”

    张抗又对着太史慈说道:“明天一战,某还依赖义士冲锋陷阵,再建战功。某有一句,请太史将军先记心里,明天有大用。”

    此时,太史慈对这年纪比他还年轻的青州牧既敬还佩。

    人家年纪轻轻,坐上这般位置果然是有其过人之处。见张抗问他,即刻恭恭敬敬答道:

    “州牧请说,某当无不从。”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

    张抗厚起脸皮,把杜甫的诗抄袭过来当给太史慈的指示......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太史慈喃喃背诵着,这到底是策略呢?还是战术呢?还是诗词呢?

    朗朗上口,他一听就明。

    只是里面蕴含的信息量太大,他得好好理解一番。

    “好诗!”糜竺一拍手掌。

    连他都感觉到,这首小诗里面,可学习的地方太多太多......

    “哈哈!过奖过奖。来人!”

    张抗大喝一声。

    门外一名近卫随即小步跑入。

    “带太史将军去换上一套军甲战马,顺便给将军安排好吃住,养足精神明天杀敌。”

    “谢谢州牧!”

    太史慈此时已无刚才那等憋气之感。

    他还以为,刚才孔融之所以不派他出去,是因为张州牧从中作梗。

    等两人出去,张抗笑嘻嘻的说道:“好吧!军务上的事就这样了。糜别驾,咱们换个地喝口茶,顺便聊聊生意如何?”

    “敢不从命!”

    糜竺一抱双拳,一躬到底。

    “请!”张抗一改官场气势,拿出他爹爹张冲的派头......

    他还真有生意跟徐州方面探讨,以糜竺为代表再合适不过了。

    事关他发明出来的肥皂——

    这玩意当然绝对好用,比起这年代的洗涤产品先进了千多年的时间。

    可惜、他在推广方面遇到一点难题。

    他总不能时时刻刻盯着生计上的事吧?连蔡邕父女都不同意他搞搞小意思。

    一说拿出去卖他们就反对。

    身为一州之牧,岂可玩物丧志呢?

    所以、他现在只是小作坊小范围内生产、使用。

    明明是一件影响深远的战略产品,可惜他无法说服蔡文姬,让她出来挡起这份责任......

    次日,且不说张抗与糜竺如何英雄所见略同。

    一大早,张抗率领城中各关键人物一同登城——

    今日是他身为最高领袖指挥的首战,必须打出威望,打出超一般的水平。

    如此、等获得青州上上下下世家门阀、人民百姓认可、震惊,自己便算真正坐稳青州牧这一位置......

    升帐,擂鼓。

    此时城下敌人亦有所动,开始排出一列列的战队。

    张抗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

    谁跟谁呢!

    黄巾贼党管亥部、不是以为自己想列战单挑吧?

    战是要战的。

    “太史慈!”

    “末将在!”太史慈此刻披甲挽枪立在张抗下首,闻声顿时跨前一步半跪。

    昨晚一夜思索,越觉得今趟来北海不冤。

    学到的东西可多了......